当前位置: 主页 > 太阳能路灯厂家 >

“海防长城”铸造者刘永坦:打造“国之重器” 守护万里海疆

发布日期:2021-10-07 16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我国绵延万里的海岸线上,有这样一只“千里眼”,它可以远距离探测海上目标的位置和方向,实现全天时、全天候、远距离海空立体探测,是捍卫我国疆土的国防重器。

  而在“千里眼”背后,有一个执着于雷达研究、一干就是一辈子的老人。他是两院院士、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刘永坦,成功研制了我国第一部对海探测新体制雷达,2018年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。

  1936年118图库资料,刘永坦出生在江苏南京。长大后,怀着投身祖国工业化的决心,刘永坦进入哈尔滨工业大学,开始接触无线年,成绩优异的刘永坦被国家外派到英国深造,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出国深造的知识分子之一。

  “我是一名中国人,我的成功与否代表着中国新一代知识分子的形象。”踏出国门的那一刻,刘永坦发誓要做出一番名堂。在英国学习期间,他严格要求自己,铆足劲儿去学。

  就这样,刘永坦凭借着扎实深厚的专业知识和刻苦钻研的精神,获得了雷达技术知名专家、伯明翰大学教授谢尔曼的信赖和赏识,并参与重大科研项目“民用海态遥感信号处理机”的研制工作。

  看到国外先进的研究成果,刘永坦心里不是滋味,默默许下宏愿:“传统雷达虽然有‘千里眼’之称,但也有‘看’不到的地方。雷达能看多远,国防安全就可以保多远。别的国家已经在研制新体制雷达,中国也决不能落下。”

  1981年,刘永坦在进修结束后立即启程回国,开启了研制新体制雷达的生涯。

  当时,在我国的雷达研究领域,除了基本理论和思路外,刘永坦根本找不到多少资料,更没有相关的技术可供借鉴。刘永坦根据当时世界上雷达的最新技术信息,采用独特的信号与数字处理技术苦心研究。1983年,刘永坦交出了一份20多万字的《新体制雷达的总体方案论证报告》,在理论上论证了研制新体制雷达的可能性。

  刘永坦要做的新体制雷达,摒弃了直线传播的微波,选择一种可以绕着走、可以拐弯的表面波,这种波沿着海平面传播,可以大幅提升海域可监控预警范围。

  这些来自海浪、无线电、电离层的干扰,其信号强度远比要探测的目标强100万倍以上。“这要求我们发射出去的信号纯度非常高,还要有很好的信号处理技术,能把微弱的反射信号从杂波中提取出来,形成我们需要的参数,比如速度、距离等。”刘永坦说。

  雷达调试初期,系统死机是常事,任何一个微小的故障都可能导致整个系统无法运行。

  作为主帅,刘永坦承担着繁重的工作。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常常赶不上吃饭就用面包充饥,困了就倒在实验室的板凳上凑合睡一觉……超负荷的脑力和体力劳动,让刘永坦落下了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,严重时曾几个月不能行走。

  但刘永坦不满足于此,又带着团队成员提高雷达性能,转战到更恶劣、更艰苦的环境中,一干就是22年。历经上千次实验和多次重大改进,刘永坦团队在国际上提出一系列首创方法,全面破解了海空多类型目标兼容探测难题,成功研制出我国首部新体制远距离实装雷达,使我国成为极少数掌握远距离实装雷达研制技术的国家之一。

  刘永坦说,与国际同类雷达相比,我国的新体制雷达系统规模更小、作用距离更远、精度更高、造价更低,让我国海域可监控预警范围大幅提升。

  从提出设想,到研制出新式海防重器,刘永坦带领团队扎根边疆近40年。在很多人眼中,刘永坦不仅是成就卓著的科学家,更是心系年轻一代的优秀教师。

  从教60年来,刘永坦一直致力于电子工程的教学与研究工作,先后讲授过10多门课程。有两年,他给本科生和研究生连续讲授4门课,近300学时。作为学科的领军人物,刘永坦把新理论、新技术带进课堂,同时把学生带到国防科研一线,“真刀实枪”地锤炼团队。

  刘永坦常对学生说:“希望还能补充更新鲜的血液,党和国家的事业需要你们。”

  40年来,刘永坦的团队从最初的6人发展到30多人,成为新体制雷达领域老中青齐全的人才梯队,建立起一支雷达科研“铁军”,为国家培育了一大批栋梁之材。

  哈尔滨工业大学刘永坦院士先进事迹报告团一名成员说:“刘永坦院士常常对团队成员说,科研不是简单地写论文、发文章,而是实实在在做出一个真正能用的东西。刘永坦先生这种家国情怀、创新魄力和奋斗精神深深地感染着团队的每个人。”

  2020年8月3日,刘永坦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800万元奖金全部捐给哈尔滨工业大学,设立永瑞基金,旨在聚焦国防电子工程领域,助力学校培养更多杰出人才,打造更多国之重器。

  “作为一名普通教师和科技工作者,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,这份殊荣不单属于我个人,更属于我们团队,属于这个伟大时代所有爱国奉献的知识分子。”刘永坦说,“我们这个岁数,所求不多。未来还得靠年轻人。”